道場傳統語言的詮釋與發展

        在修辦道的過程當中,老前輩們以身示道,以身教來帶動大家「忘己為人、誠敬奉獻」、「盡其在我、平心靜氣」、「任重道遠、盡忠守義」的精神,在無形當中,已經給了我們一個很大的啟示,也是我們道場傳統語言最好的詮釋,以及指明了道務最穩健的發展方向。道場傳統語言不只是表面的文字,也不是只在知識上的論述,而是內在我們的虔誠生命,如何去圓善詮釋、去永續發展,與我們未來的道務前途息息相關。因此在道場傳統語言的詮釋與發展方面,後學謹提供幾個可能的反省,敬邀大家來共同做一個探討。在探討道場傳統語言的詮釋與發展的同時,我們也適切地運用宋朝朱熹先生的詮釋方法,即是詮釋須考量「經訓原義」、「聖賢本懷」,以及「生命實感」,期能詮釋圓善。

壹、神經語言學的大發現,命者口令之說的啟示
        二十世紀,人類在腦神經醫學上最好的創見之一,即是醫學界發現一個事實~我們腦部的語言中樞,它可以發號司令我們整個生命的組織細胞,我們腦部的語言神經中樞,它影響到我們整個生命、整個性格、整個身心狀態。這個事實發現跟我們過去所講的道理是相符應的。我們所講起心動念,外顯即是語言行為、如進而養成習慣、轉成性格,終究就變成命運。所以要改變命運,一定要從根改起,而不只是改行為而已,是要從起心動念那個地方調理起。
        目前醫學界證明這一點,就是說我們希望讓我們身體更健康、讓我們身體更有活力、讓我們心情更美好,他整個決定的關鍵並不在外表,而在我們腦部的神經中樞。看我們起什麼心、動什麼念,就決定了我們什麼樣的臉孔,也決定我們什麼樣的心態,更決定了我們什麼樣的前途命運。當然我們道場發展的結果,也可以用這個來做一個簡單的參考。簡單地說,怎麼樣詮釋道場傳統語言,就可能有怎麼樣的道場實務發展。
        講到我們國字中的「命」,如果把「命」字裡那個「口」移到上面,這個「命」字就會變成為「口令」,所以「口令」也可以方便地叫做「命」。這可證明著,如果我們每天都鼓勵自己要向上提昇、迎向光明,相信我們這個生命,一定也充滿了希望和無限的可能,這是一種所謂的暗示作用,也是一種薰陶默化。
        晚近我們道場提倡老中青少一起讀經,心懷聖賢志,行持聖賢德,口頌聖賢言,以期還原出人人本有的良心本性,並促進齊家修行、社會祥和,冀世界達大同。因而,我們不只在台灣提倡,而且是有道場之國度,我們都積極提倡帶動。
        所謂「口令、口令」,就看我們嘴巴怎麼說。如果一直這麼說,那這個命就往這個方向發展。因為嘴巴講出來的,就是我們語言神經中樞所指揮出來的內容,那是可以牽動我們整個生命的、牽動我們整個心情的,可能會決定我們整個命運的。我們修辦道也是一樣,我們的起心動念,我們的口說身行,和道場未來的發展息息相關。

貳、三期應運與三期末劫,道統既墜已三千餘年
        整體道場的發展,跟我們對於道場傳統語言的解讀、了解,有一定程度的關連,後學稍微提列幾項跟大家分享。道場傳統語言最基本的首先是「三期應運、三期末劫、道統既墜」這些語言。三期應運我們應當很清楚,就是白陽應運。
        白陽應運講的就是道應庶民,也就是所有的人類,都可以承擔這個命脈、都可以承擔這個大任;不問背景、不問條件,只問那份心。如果沒有那份心,就承擔不了道業。所以從路中一祖師開始,張天然師尊、孫慧明師母承繼,他們所表現出來的風範,就是以平凡生命,沒有很傲人的姿態或是條件,但是他們所做的事,都是驚天地動鬼神、都是震古鑠今的普渡收圓三曹的神聖聖業,這是我們道應白陽最基本的寫照。
        道應白陽另一個特色就是地天泰,就是最尊貴的天,位於最卑下的地之下。這樣才能感應道交,育化一切。以前師字輩者相當尊貴的,道尊德貴從師者之位表現出來。但是現在,師者之尊貴不是表現在位置上,尊貴是表現在師字輩者所力行的「慈、悲、喜、捨」精神上。在精神上、生命上、實踐上,完全表達出道尊德貴,不是表現在姿態上或天職名位上。
我們經常戲稱白陽期是未求道的人最「偉大」。我們都是為了那麼多未求道的兄弟姊妹在打拼。拼命要渡他們來求道;他們不來求道,我們就放不下這個心,我們這個愿就不能了。
        當點傳師當然比道親辛苦,但是不能喊累、不能喊休息。因為當點傳師的人一喊休息、一喊累,道親的士氣就會受到影響。點傳師領的使命愈重,付出就愈大、犧牲就愈大。當然這是我們的榮幸,也是我們的機會。儒家激勵我們「先知覺後知,先覺覺後覺」,這一點絕對不會冤枉。如果當了先知先覺,當然一定要代天來護持後學,只要有這份心,我們相信道脈一定傳承久遠。
        各組線老前輩們犧牲奉獻、捨家捨業,全力以赴開荒辦道,絕對不是為了個人名位和利益。歸空後,還一直在護持這塊白陽聖地,他們的典範都留在世界各地道親的心坎裡。光憑這點,我們就感受良深,完全是道應庶民,不求名、不求利,完全犧牲奉獻。就是受人踐踏,受人毀謗,也無所謂,這就是道應庶民最基本的寫照。
        在一貫道總會尚未成立前,部分傳播媒體提醒我們道場有些語詞要做適度的調整。其中講到「三期末劫」,不求道就遇劫,會令人感到壓力太大。我們當時衡量,如果不適當做詮釋的話,恐怕會引起廣大民眾一些不必要的誤會。因此我們告訴他,人類成長到了這個階段,我們遇到了一個相當大的挑戰。
一貫道把它稱為三期末劫,不過這段時間很長。以前因為資訊、交通不發達,因此那個地方有問題,那個地方就受災殃,其他的地方或許能倖免於難。但現在不一樣了,在地球村裡大家的互動都是息息相關的,是休戚與共的,所以我們的挑戰性會特別高。
        一貫道鼓勵人類,一定要開發智慧、開發宏愿、開發慈懷,來重新整理我們的家園。任何存在的東西,都有它的時限,時間一到,就終結了,這是誰也控制不住的,只有我們那個無量壽的心,才是永恆不朽的,才是永遠存在的。我們修辦道,其實並不擔憂所謂的世界末日。
        以前,天下雜誌報導了孫越先生的開悟之言。他是一位虔誠的基督徒。他說有一天他突然開悟了,當天一大早他就親自到一位十幾年沒見面的老冤家門前按門鈴,對方打開門嚇了一跳。因為十幾年來只有在電視螢幕上看過孫先生,沒有這麼活生生近距離面對,一時之間不知道要講什麼話出來。
孫先生自己先說:「某某人,很對不起啦!突然造訪。因為今天要來辦一件很重要的事,今天可以說是我生命的最後一天,我特別來拜訪您。希望您能把我們兩個人十幾年前埋在心頭的那個疙瘩放下,不管您對我對,都十幾年了,希望您能夠諒解,今天是我最後一天,希望您能夠不要再計較...」。
一般人如果真遇到這樣的情景,都會受感動的。可能都會請對方趕緊順利回家,因為是最後一天,誰也不希望別人在我們家門口過世。當然孫先生到現在還健在,他只是把基督教的世界末日,用成禪宗的觀點來看,每一天都是最後一天,醒過來就是今天,沒有醒過來就沒有了。其實醒過來也沒有明天,就是今天而已,所以每天醒過來,都是所謂的「世界末日」。不過我們如果解讀成,我們辦道只辦到哪一年或哪一天,這恐怕對將來道務的發展是有相當的威脅,相信各個道場都不會有這種講法跟想法,否則到最後一定會拿石頭砸自己的腳,道務前途的發展受限了。
        青陽期之後,道統既墜,墜並不是不好的意思。本來道統在青陽期的傳承者是高高在上,位為帝王之尊,周公以前的道統繼承者,都是帝王之尊。周公是道德專家、法律專家、政治領袖、宗教領袖,集所有領袖於一身,可以帶給蒼生百姓幸福的生活。
        可是周公之後道統即墜了,轉為紅陽期師儒應運了,而到今天已是白陽期庶民應運,每個人都要承擔,而且須承擔的愈來愈多了,代表說人類的前途已不能只靠恩典、明君、聖王,而是要靠每一個人都能自覺努力,這個才是究竟。一個都不能放棄,一個都不能缺少,這也是白陽應運傳道特別需用一萬八百年歲月長期的努力、長期付出的原因所在,這也是一貫道傳道的宗旨以「挽世界為清平,化人心為良善,冀世界為大同」為理想目標,已然命定須歷經永續傳道於世的。
後學也常常邀請同修大家發大願心,至少須將大道傳在自己家族,綿延三百代子孫以上,如果此生弘愿清修,那也很殊勝,但是敬邀您繼續來人間清修弘道三百世以上。
        我們相信,有此一萬八百年的長遠努力,而後即便是無量歲月的歷練,也可自在無礙。我們也特別感受我們老前人輩,他們所展現的一個風範,相信有這樣一個最基本的解讀,一貫道的發展絕對不只是現在的格局而已,未來的路還相當的漫長,需要我們善自珍惜,永續弘展。

參、三曹普渡與真儒復興,整起此著的普遍覺醒
        有位老前人在點傳師聚會時,他提到他這一生有個弘愿要開荒二個國家,一個是台灣,一個是日本,但想想現在年紀也愈增長了,現在要到日本開荒,恐怕心願難圓。當場有點傳師就發言說:「您老開荒臺灣,捨家捨業,犧牲奉獻,已無愧於天,將來必是圓滿成就,不用再下凡,從頭開始。如果老前人還一定要去日本開荒,那後學代您去好了。」
        老前人慈悲說:「你要去就說是你要去,不能說代表我去;開荒日本是我的心愿,如果這輩子我沒有辦法去,那麼我就下輩子去。」我們覺得老前輩這種智慧,這種宏愿,真的不簡單。因為老祖師的宏愿,絕對不是靠我們幾十年就能夠完成的,以後一萬八百年歲月需要我們長期的努力,長期的付出。當然我們了解上天的明命是在承辦末後一著、三曹普渡收圓之聖業,這是我們師尊、師母所領受的天命,所以老師特別謙虛,要請諸天神聖仙佛多搭幫助道。
        師尊師母的聖德相當了不起,我們身為點傳師一定要善體師恩母德的關懷,我們是師尊師母的弟子,我們聽師調遣,尊師重道。誠如一貫道疑問解答所說「修天道以盡人道為先」,所以渡人成全是我們的首要本份。其實說三曹普渡,真的最難渡的是人,您看渡人求道後還有多大的成全工程,可以說沒有止盡。渡人求道後,要有相當大的愛心和耐心,輔導他能夠上岸,這條是永無止息的路,也是我們特別講真儒復興的重點所在。儒家所講究的也是以人為主,唯有人的部分圓滿了,才有辦法感天地動鬼神,不管要超拔也罷!或是跟我們有緣的氣天神聖、諸天神仙,師尊、師母自會安排,不要我們操心。所以我們深刻的發現到,如果我們對三曹普渡解讀有問題的話,到最後也只不過是曇花一現。
        其實,我們都很清楚,三曹普渡最具挑戰性的就是人曹。現在我們光是渡人的速度都尚不及人的死亡速度,小自一個國家,大至全世界,我們一年所能渡化的人數,能否超過一年當地國或全世界的死亡人數?何況不只渡化而已,還須成全栽培,普令均能明理修行,安然還鄉,這才是我們一貫弟子終身的使命。我們是人,就必須善盡人的本分,不要枉受貪心妄想之輩的蠱惑。
        我們很感動的是各組線的老前人,他們都有相當高超的智慧、經驗,能夠緊守住我們的本分,我們要問自己目前的身分、立場,我們不能超越,也不能貪心妄想、我們也不能私做主張,我們辦我們該辦的,盡我們該盡的宏愿,這樣才是可長可久。
也因為這個緣故,我們在龍天表文中,師尊師母也特別慈悲,整體的要救起來。透過末後一著這樣殊勝因緣,要把整體有緣的兄弟姊妹都能救拔起來,普遍的覺醒,這也是我們各位老前人輩到了高壽都還是一樣疲於奔命,這樣為道場前途付出。

肆、天命金線與不亂系統,守忠盡義的知命立命
        我們修辦道所依據的天命金線,是不亂系統佛規的基本精神,天命金線是我們師尊師母的聖德宏愿,  老母、老祖師所託付的使命,只要師尊師母這個宏愿在,我們這個使命是永無止息的,所以白陽期的應運特別提出是一萬八百年。
         而且特別令人深覺不可思議的是,青陽期的祖師十來位,傳承一千五百年;紅陽期的祖師四十幾位,傳承三千年;而白陽期的祖師只有二代三位,傳承時間卻長達一萬八百年,道運歲月相當長,原來這一大事因緣是要透過所有弟子輩共同來完成,所以在跪讀禮囑時還特別提到「三千弟子諸般星宿」同心協力助辦大道,因之才有各組線道場系統的方便權設。
        這是因緣,也是使命的關係。本來就是道本一體,以前因為安全的關係,因為保護到道場的考量,環境造成我們目前的格局,這是以組線為基本的依歸,但這絕不是銅牆鐵壁,因為大家身分都是一樣的,都是師尊師母的弟子,只要守護得住師尊師母之天命金線,即是佛規所謂的不亂系統。因此,在組線道場之間是可以互動、可以互相鼓勵、互相交流、互相提攜的,但是我們不去紊亂別人家的道場,我們不去破壞別人家的道務,我們要見道成道,互相鼓勵。
        白陽期祖師之所以只有這麼二代,就已經給我們預先宣告了,爾後的弘道責任就是由弟子輩共同承擔,三千弟子諸般星宿,要好好去發揚光大,所以我們道場早先有一句很好的名言,就是「太陽西下月無光,全憑星星照四方。」
        星星就是代表全體弟子輩呀!喻如太陽的師尊,喻如月亮的師母,都已經歸隱了,之後就是靠眾弟子發揚光大,所以我們弟子輩也不辜負天恩師德,前人輩也不辜負天恩師德的護持。師尊師母相繼在民國三十六年、六十四年成道回天之後,道務還是一樣繼續弘展,繼續開闡,沒有退縮、沒有停頓,甚至沒有變質。這代表說原來我們弟子輩所秉承的天命金線是道真、理真、天命真。
       當然有少少部分者心懷不軌,或是貪心妄想之類的,另外解釋法又是不一樣的啦!有的人說現在沒有祖師,所以沒有辦法團結,所以沒有辦法交代,一定要有祖師出來才有辦法,所以就有所謂的第三代出來了,第十九代出來了。結果,能夠撐多久?不到二十年!二十年前的親蜜伙伴,出來自稱為白陽第三代,自稱為所謂的第十九代祖。二十年後的今天,親蜜伙伴已經形同水火了,然後互相攻擊,你錯我對,你對我錯。可見二十年前他們所編撰的「聖訓」「典籍」都是兒戲,把天命金線拿來手上玩耍,害了這些可惜的、冤枉的蒼生慧命。至今還是有少少部分的人,受盡這些影響,我們覺得相當的可惜,所以從這個角度來看,身為修辦道者,我們當然當該守忠盡義,知命立命。

伍、性理真傳與當前即是,了愿還鄉的一貫宗風
        不管我們單位大或小,不管我們道親多或少,不管我們佛堂規模達到什麼程度,我們問的就是我們這份心,有沒有真誠的投入。我們不羨慕、我們也不自卑,反正各有不同的因緣造化。我們只問盡心盡份,護持到底。我們在這個組線道場,就護持這個組線道場的領導前人,不管誰來當前人,我們就是護持到底,就像我們的後學來護持我們一樣。
        我們當點傳師的要在其位謀其政,我們不在其位的,只能盡全力的護持,我們提供我們的智慧,提供我們的經驗來幫助我們這個組線道場,永續的弘展,這樣我們才覺得對得起我們的天命金線,我們才能不紊亂這樣一個殊勝的道場命脈系統。我們可效法文殊菩薩的護道精神。文殊菩薩曾經當過七位佛陀的老師,仍然在釋迦牟尼佛成佛時,示現在佛陀座下,護持佛陀弘揚佛法,這就是「一佛出世,千佛擁護」的合同精神,佛性平等故,但各盡其分位。
        以往每當一位道場前人歸空的時候,都會造成這個道場如何繼續運作的重大課題。今天我們身擔點傳師的人,在我們組線道場內部如何能夠真的團結、傳承永續,沒有個人自己的意見、沒有個人自己的私心妄想,團結護持前人輩的帶動,大家各盡其心,各盡其分,那我們相信一貫道從這個地方可以表彰出來,實質修辦道的精神,這也是我們傳統道場裡邊所特別提列的「性理真傳,當前即是」的一貫宗風。
        一貫道特別講究性理真傳,絕對不是沒有原因的,因為跟前面的真儒復興是息息相應的。我們不講神通顯化、不講特異功能。因為今天應運的是儒家,是真儒復興。儒家講「性理」,所謂「性理」就是道德性、實踐性、主體性的。我們要去做的,積極入世的,不是守在青山、守在山林,是要完全投入在人世間。就像我們前人輩、點傳師輩,這樣一路走來的精神,都是性理真傳最好的寫照,也是了愿還鄉的具體事實。
        有人會說,為什麼道場會有一些可能混亂,是不是因為我們太容易給人家求道了?這種講法是不恰當的。因為我們覺得不是容易求道的問題,而是要問我們有沒有更盡心來多成全、多教育、多栽培。只要他肯求道,我們就要盡心盡力的去成全他、教育他、栽培他,繼續不斷的來護持他成長。道場到底以後的發展會怎麼樣,我們只不過盡全力來實踐當前即是的一貫宗風。
       不是說我們盡到最大的努力,道場就能馬上平安、馬上順遂,這不必然的。因為挑戰是沒有停止的、是無窮無盡的,我們只能夠說好好發揮我們盡心了愿的精神。道場最好的心就是「同心」,就是合德同心。這個同心也可以說成另外一個字-「童心」,這是最赤誠的心,是我們最原來的心。最原來的心就是不執著、不計較,就是歡歡喜喜的來做,歡歡喜喜的來了愿。
        我們的功德不是我們的權力,不是我們功德大,功大德高,我們就覺得我們有權勢,我們可以怎麼樣去影響道場,怎麼樣去不聽話,這些都是偏差的心態。我們修辦道布施了愿,了愿當然就回到我們原來的心。所謂無窮盡的愛心也罷!或是赤誠的心也罷!這樣我們發現了本來面目,我們才能有辦法真正成就我們老祖師的宏愿。

 

陸、彌勒家園與世界大同,無極理天的現實圓成
        白陽道場最大的宏愿,就是「彌勒家園,世界大同」。把無極理天在現實成就,這就是代表我們道場要逐步的轉型,而我們目前的轉型已經可以看到成功的趨勢。
        過去我們道場是較保守的,後學深刻的印象,在後學還在求學的過程,那時候沒有小天使班、沒有兒童讀經班、沒有什麼青少年班、沒有學界班會。那現在呢?都開始講究胎教,一二歲就給他聽經典,三四歲就給他快樂參與兒童讀經班,接下來小天使班、青少年班、高專大專班、學界班。一路上讓他成長起來,他一定是彌勒家園的健將。
        早期是因為沒有這樣的一個環境,現在時代趨勢不一樣了。過去我們跟社會的互動,跟社會的交流比較少。因為我們覺得要暗釣良賢,道尊德貴,不能隨便曝光。我們建德若偷。但現在時局不一樣,我們須與社會多溝通、多交流,多為師尊師母佈德在現實人世間,以增進有緣兄弟姊妹聞道修行的善因緣。
        我們修辦道心胸一定要開闊,智慧一定要深遠,我們看的絕對不只是現成的這點小小的成就。當然我們還是要穩紮穩打。我們一貫道整體不分彼此,大家共襄盛舉。我們不在乎於那個名、不在乎於那個位,我們只在乎於實際。一貫道真的做出來、走出來。雖然,一貫道是以傳道為本分天職,但是人間關懷的事我們也不能沒有。我們不能只是成全教育、開荒設堂而已,畢竟要關照到人是活生生的存在。
       還有更苦難的眾生、還有更長遠的路需要大家共同來努力關懷帶動,所以彌勒家園他是很活生生的、很現實的,這是彌勒祖師的宏愿,要把天堂帶到人間。當然做這些事,如同承包這個神聖工程來做的,就是我們大家。我們都包了一些工程在做,從頭做到現在,這也就是我們儒家所講的世界大同,性理真傳的終極理想,就是人人能悟道、人人能做聖人,能活出聖人的氣象,這樣當然這個世界就是大同的社會,這也就是我們所謂   老
的無極理天,如理如實的在現實呈現。
        人的生命是有限的,但是有自覺的人能夠呈現出那個不受這有限所控制住的無限自在,我們稱這個自覺自在的心就是無極理天。所以我們看到老前人輩即使高壽,仍然精神抖擻,仍然生氣盎然、仍然滿懷理想,原來無極理天就在這裡看得到。我們相信各位點傳師輩,奔走海內外的道務,也都是在給後學們最基本的直接證明,到無極理天絕對不是眼睛看不到的,也不是手摸不著的,而是我們所表現出來的這一份不受有限生命所威脅、所影響的這個道心、愛心,那個具體修辦道的宏愿和實踐的精神。

 

結論:
        從我們傳統道場的語言流傳下來的,我們發現,活生生的就在老前人輩,就在點傳師前人輩,就在修辦道的弟子輩身上,可以做一個最好的詮釋。也因為我們詮釋的恰當,我們才有辦法,發展得更健康、發展得更光明、更有希望,這也是我們覺得我們合德同心所共同成就一貫道的道場,相當殊勝難得、相當令人感動的,冀望全體前賢大德能永續共同往這個方向前進,彼此祝福。
        本次專題謹提列數句道場傳統語言當為詮釋的範圍。我們相信,只要我們回到經訓原義、善體聖佛本懷、圓滿生命實感,我們會為道場傳統語言做出最好的詮釋,而且是活生生的詮釋。我們也相信,因這個詮釋的更圓善,必會開出弘展的道務,而且也是生生不已的光明前途。

附註:本文曾於2003年中華民國一貫道總所舉辦的點傳師研習會講述

This site was designed with the
.com
website builder. Create your website today.
Start Now